灌县龙门阵丨岷江边上的传说

  • 日期:08-12
  • 点击:(1432)


  文/赵家明

  时光在流水的淙淙声中消逝,在花开花落的交替中沉积,悄然来到距今数千年前,来到都江堰岷江上游的茫茫山林中。整个天地间灰蒙蒙的,仿佛盘古刚刚开天辟地,女娲刚刚补完九天,云遮水雾中虎啸狼嚎,氐羌族人在这洪荒包裹的世界里采果、猎兽、捕鱼。若不是在这茫茫大山中居住着这群勇敢、勤劳、善良的氐羌族人,其他部落的人路过此地会把这里当成是猛兽的世界。这群氐羌族人,在此开始驯化牛羊,征服野马,山间的物产为他们提供珍馐美味,岷江甘洌的流水为他们提供生命之源。

  15059539369ba18ead325534d438e192.jpeg

  这一日,阿姆像往常一样提着两个野猪皮做成的水桶来到小溪边打水,给家里人做午饭。阿姆做的饭菜在族里可是出了名的香,最重要的是,族里的先知告诉大家:阿姆的孩子将会成为族人新的首领,带领大家战胜其他的部落。

  所以三年前,族里将近三分之一的男人以能娶到阿姆作为奋斗目标。在追求阿姆的男人当中,有长相英俊、灵气十足的,也有善于捕猎、作战勇猛的,要知道,在当时捕猎可是一门十分重要的生存技巧,善于捕猎就意味着能够解决温饱。可是阿姆最终却嫁给了外表看起来老实懦弱的丹木吉,一个不能捕猎只能打鱼的男人。

  奇怪的是,三年过去了,阿姆和丹木吉两人始终没能有个孩子。这不由得让族人议论纷纷,有人说是先知出现了失误,也有人说是阿姆没有生育能力,当然更多的人把矛头指向了可怜的丹木吉,说他根本不是个男人。

  更令人难以接受的事情,发生在三天前的族人大会上。一个名叫摩西迦纳的年轻族人当众口无遮拦地对阿姆说道:“阿姆,我觉得你应该离开没用的丹木吉,重新找个男人。”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丹木吉的脸因为生气而憋得通红,可他始终没有站起来说一句话,因为他太弱了,而摩西迦纳长得人高马大,族里几个长者见到丹木吉这个样子也只能摇摇头,转过身来指责摩西迦纳的不是。阿姆也气得够呛,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摩西迦纳面前,伸手就要打他。

  阿姆扬起的手还没有落到摩西迦纳的身上,就被摩西那粗糙的肉掌给握住了,摩西面部肌肉诡异地扭动着,嗓子中发出咯咯的笑声,阴阳怪气地对阿姆说道:“阿姆姐,别动粗啊,你的举动可和你端庄贤淑的样子不符啊。”

  即使再懦弱的男人,面对这样的情况也是不可能忍住的。丹木吉愤愤地站起来,拿起手中的石镐朝摩西砸去,石镐不偏不倚落在了摩西的左肩上,根本没有防备的摩西硬生生挨了一下,疼得他立刻松开了紧握着阿姆的手,转头看向已经发紫的左肩。不敢相信地看着丹木吉,恶狠狠地说道:“你干什么?丹木吉,我这么说也是为了族人着想,先知早就说过阿姆的孩子是拯救我们族人的希望,可是你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孩子呢?”摩西边说着边走向丹木吉,作势要揍他。

  2e7ebcfd7548f346a9e2a9255c362b6f.jpeg

  此时,丹木吉搂着阿姆一步一步地往后退。周围的族人听到摩西这么说,也都愣在了那里,竟没有一个人想起要阻止这场马上就要爆发的冲突。眼瞅着摩西的拳头就要落在丹木吉的身上,先知扬起了手中的权杖,横在摩西的身前,吐气如兰道:“摩西迦纳,住手吧!阿姆的孩子很快就要来到了。”

  摩西和所有人都愣住了,不知道先知这话是什么意思。那时的人们虽然愚昧,可也知道怀胎十月的道理,没有人想得明白,为什么先知会这么说,但先知是大家公认的神人,他的话就是神的明示。摩西还想问什么,可是先知的身影已经走远,而他扬起的拳头也慢慢落了下来。丹木吉也早就牵着阿姆的手回家去了。

  就连阿姆自己也没有想到,短短三日后,先知的话就应验了。

  正在河边打水的阿姆,远远望见上游的水中漂来一根很粗的东西,隐隐约约还有呜呜的哭声传来。本来打完水就要回去的阿姆,忍不住好奇,就多看了一会儿,阿姆心说,有可能是一些小动物吧,如果是,那今天可以开开荤了。

  随着在水中横冲直撞的竹子越来越近,那呜呜的哭声也越来越清晰,当竹子漂到阿姆面前时,她惊奇地发现,这居然是一整根竹子,那呜呜的哭声是从竹子内部发出来的。阿姆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这个有她腰粗的竹子弄上岸。

  谁知道竹子上了岸,原本呜呜的声音变得很微弱。而阿姆奇怪的举动也引起其他来打水族人的好奇,三三两两围过来问她在干吗。阿姆指着竹子说:“这根竹子好奇怪,在河里的时候,我明明听到有哭声,可是上岸之后怎么就没有了呢?”

  旁边一个族人笑道:“那就劈开来看看吧,总不至于有什么妖怪吧。”说着把手上的石斧递给了阿姆,阿姆接过石斧,犹豫了一会儿,终究没有抵挡住好奇的心,将竹子劈开。

  然后神奇的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睁大了双眼。竹子里面居然是一个可爱的婴儿,一双眼睛看向阿姆,嘴角扬着微笑。难怪听不到哭声了,这婴儿在笑啊。

  片刻之后,有人想起了先知那晚上说的话,惊讶道:“先知那晚上说阿姆的孩子很快就会来到,难道就是指的这个孩子?这……”话说到这儿,周围的人都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催促着阿姆将孩子抱回家中。小婴儿进入了阿姆的怀中,竟发出了咯咯的笑声,似乎他也在寻找一个温暖的怀抱呢。

  不多时,得知消息的先知来到阿姆家中,看着这个小婴儿,嘴里说道:“没错,没错,阿姆,这就是你的孩子了。”丹木吉不等阿姆说话,就说道:“可这个婴儿并不是我和阿姆生的啊!”

  先知拿起权杖朝丹木吉的头上敲了一下,说道:“你真是木头人,这个孩子不是你们生的是谁生的?你只要好生养大这个孩子就好了。”丹木吉讪讪地笑着,引起周围族人一阵哄笑。

  阿姆有了孩子,先知的预言成真,是族里的大事,自然少不了庆祝大会。当晚,大家都把自家存留的好东西,拿出来一起吃吃喝喝。在庆祝会上,先知给这个婴儿起了名字叫“越吉”,还叮嘱阿姆和丹木吉夫妇,一定要将这孩子抚养成人。

  阿姆也是十分心疼越吉,没有奶水,就想方设法去深山采集一种很难得的果子,磨成浆水,喂给越吉吃。族人都知道,这种果子,对人的身体非常好,可是它所在之处周围一定会有毒蛇出没,稍不留神就有丢失性命的危险。

  若是在以前,丹木吉是万万不敢去采集这种果子的,因为他的胆子实在是太小了。可是如今,为了越吉,为了让心爱的阿姆高兴,丹木吉豁出去了,居然一个人进入到深山中,足足待了差不多七天时间,带回来好多果子,足够越吉吃上一阵子的了。丹木吉的勇敢,也让族人对他刮目相看。

  在丹木吉一次次的冒险中,在阿姆一天天细心的照料下,婴儿越吉长大成了一个到处嬉闹满山跑的孩子,而他异于常人之处也慢慢显现出来。

  和同龄的孩子相比,越吉的食量惊人,别的孩子一小堆食物就够了,而他吃三小堆还嚷嚷着不饱,还要再吃一堆水果才肯罢休。这可让阿姆夫妇犯愁了,养起来难啊。好在,族人都很喜欢越吉,每当阿姆家食物不够的时候,总会有人主动送来吃的,可以说,越吉是所有羌族人共同养大的。

  a5415be0078d9a0e4daefa9243e3806e.jpeg

  食量大得惊人的越吉,当然会长得比同龄的孩子更高大,而且力气也是大得惊人。只有四岁的越吉,身高换算成现代尺寸足足有1米那么高,看起来就像是个七八岁的大男孩。最令人目瞪口呆的是,四岁时的越吉已经可以轻松控制住一头壮年的羚羊。别以为羚羊就觉得不稀奇,要知道,一头成年的羚羊就算是一个成年人也不好控制啊,起码越吉的父亲丹木吉就是控制不住的。

  族人开始相信先知说的话了,越吉真的是他们这个部落的希望,几十年来部落因为弱小而饱受其他部落欺侮的历史也许就会终结在越吉的手中,族人也慢慢地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了越吉的身上。

  没有不透风的墙,其他的部落很快就知道了越吉这个人存在的消息。所谓防祸患于未成年之时,对其他部落而言,消灭掉越吉,就成了一件不得不完成的事情。从越吉四岁那年开始,一直到十岁,整整六年时间里,越吉和族人都过着被追杀的生活。

  c5ac23963ba4cd0a8917564c42fc3298.jpeg

  在这六年的时间里,有十三位族人在保护越吉的斗争中牺牲,这其中就有他的父亲丹木吉。那是越吉八岁那年,他和族人已经躲进了深山里,想着赶尽杀绝的外族人却还是如影随形地跟来。越吉亲眼看着自己的阿爸丹木吉死在眼前,那一刻他是愤怒的,他真的想冲上去手刃那个杀他阿爸的人,他知道自己是能办到的,但他也明白双拳难敌四手,寡不敌众,他若那么做了,也只能落得个被群殴致死的结果。

  他若死了,族人为他做的一切牺牲就都白费了。他年纪虽然小,却已然明白了这个道理。他知道他肩负着振兴部落的重任,他不能现在死去。于是,在他被族人拉走的那几分钟里,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丹木吉为他做的事情,第一次和丹木吉一起打鱼的场景,丹木吉给他做的第一把木剑,他第一次骑在丹木吉身上嬉闹的画面……

  那一刻他的心中无比疼痛,那一刻他的心中也无比坚毅。他对身旁同样悲伤不已的阿姆说道:“阿妈,我一定会征服他们的,为阿爸为族人报仇。”阿姆听到这话,强忍的泪水像决堤的河水再也控制不住。

  那一次他和剩下的族人逃到了一个人烟罕至的地方,在那里他们待了整整两年。在这两年时间里,越吉长得更加高大魁梧了,力气也是成倍地增长,最关键的是,他很聪明,跟着猿猴学攀缘跳跃,跟着鱼儿学游泳,跟着豺狼恶虎学搏击。十岁的越吉练就了一身的本领,他不仅自己练,还将悟到的本领传授给族里的其他人,将整个部落的战斗力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两年的时间里,越吉慢慢成了部落的首领。在丹木吉两周年祭日那天,当上首领的越吉做出一个决定:不再躲避,主动出击,去寻找其他的部落并打败他们,征服他们。

  做出决定的第二天,他就带领族里一半的青壮年出发,留下一半人防止有别的部落乘虚而入。

  他带领着族人这一走,就是两个春秋。他出发后的第一个月,就在一处山洼里遇到了杀害丹木吉的那个部落。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狭路相逢勇者胜。

  那个部落的首领是很有几分蛮力的,看到对方是由一个毛头小子带队,忍不住轻蔑地笑出声来。但很快,他就再也笑不出来了,因为,没有人看得清越吉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眼前,也没有人知道越吉用了什么样的方法,在一瞬间就将他的脖子扭断,那个首领临死前看到的场面,是他自己族人惊愕的表情。

  首领死后,越吉扫视了对方族人一眼,只一眼就发现了当初杀害丹木吉的那个人。又是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他的杀父仇人就被带到了自己的面前,对待仇人,越吉用了更加残忍的方法,像老虎一样,掏出对方的心脏,然后在人还未断气的时候,强行将心脏塞进对方的嘴里,逼他吃掉自己的心脏。

  这个举动,不仅令对方族人吓破了胆,也让越吉自己的部下丢了魂。

  族人怎么也没想到,小小年纪的越吉竟会有这么强烈的报复心和这么残忍的手段,在那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整个山洼里的空气似乎都是冰冷的。对方族人和自己的族人,居然都没有再动手的。

  一场战争以他杀了两个人结束了。

  越吉很快发现,他并没有取得胜利。因为对方族人只是惧怕于他的武力,没有一个是真心臣服的。那几天里,不断有人逃跑。越吉知道,如果是这样,是完不成他心中统一整个部族的理想的。

  于是,在他杀人十天后,他做出了一个决定,将所有的俘虏聚在一起,告诉他们:谁想离开,他绝不会为难他,还给他路上吃的食物,谁心甘情愿留下来的,他非常欢迎,他会带领着大家过上更好的生活。

  令越吉沮丧的是,那一晚对方部落大部分的人都离开了,只有不到三十个行动不便的人留了下来。越吉也真的没有为难他们。

  在接下来与其他部落的战斗中,越吉采取了同样的方法,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杀一个人。慢慢地,其他部落的人了解了越吉的为人后,主动前来投奔。

  仅仅两年时间,越吉成了氐羌族的首领。当他带领着氐羌族的人浩浩荡荡回到两年前的藏身处时,前来迎接他的阿姆紧紧地将他拥入了怀里。

  统一了氐羌族部落之后,越吉决定带领大家顺江而下,去到更好的地方生活,完成他的承诺。

  c6252db56d8e2556e8b41c94c3de5a39.jpeg

  一路顺岷江而下,一路驱除虎豹豺狼,一路与野蛮的部落斗争。面对豺狼虎豹和野蛮部落的人,越吉不再心慈手软,伤人害命的恶兽毒虫,杀;冥顽不灵的野蛮族人,杀。对于还可以教化的儿童,越吉大度地选择了留在自己部落里,抚养长大。

  这样越吉率领族人,自茂汶,顺岷江,至灌县(都江堰),经街子、青城山一路打打杀杀,来到了川西平原芒城地区。这个地方的环境让越吉感到满意,这里遍野都是树木竹林,茂密苍翠,四季常青,特别是竹子用处多,除了可以纺织器具,还可食可用。嫩竹可以补充食物的不足;成年竹子可以做鞋子、做容器,还可以搓绳索,用来拴牛羊、套野兽、扎房屋。他决定留在这里,开垦出一片乐土。

  族人慢慢开始崇拜竹子,视为神物,称越吉为笮王,暗地叫他笮水。笮即是竹。

  在没有种植出粮食之前,氐羌族人只能以狩猎打鱼为生,靠吃各类猛兽鱼类水果填饱肚子。但是,聪明的氐羌族人已经知道了火的妙用,懂得用火将食物烧熟来吃。

大河上架起溜索、索桥,连通这山与那山,打通与外界的联系,与域外的汉、藏、羌等民族土著有了交往,都江堰岷江边上的茶马古道就是他们最先开辟的。

  7b4d24cb35c831d6cce79e88582bceb5.jpeg

  本文配图仅供欣赏 如有涉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选自2019四川民族出版社《灌县龙门阵》

  赵家明:出版的长篇小说《巾帼美女红玉传》,曾被翻译成日语,列为电视剧选题;《烽火玫瑰》被选为都江堰市军休所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读本;《九寨沟传奇》作为省某单位宣传用书。《花粉——女人美丽的选择》等多篇科普作品录入农业部文献数据库。

达到当天最大量